目前分類:未分類文章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  短暫的假期在一段烈陽下的行腳觀覽(張家界之旅) 之後,又歷經了一場短暫卻豐沛的心靈甘霖的澆注(法鼓山齋明別苑講座),今日回到燜燒的暑日教室,仍有種不能回復的懵然。

       昨日應算我的第一次無聲的演講吧。簡單的投影片、短短的時間,在寧靜祥和的別苑大廳裡呈現,我的目光及與不及、都能感受到聽眾的熱切與專注;無論他們瞭不瞭解、過去我的故事,但從這個午後,我們為彼此駐足,已經最友善最溫暖地交流了心意。

       這樣的交流,會如播種、會如溪流、會如破曉,慢慢成長、緩緩淌過、漸漸吐白,更加壯大、匯成大洋、霞光萬丈---

 我對自己默默期許著,也為所有人擁有的心安、心樂,期許著……  

2016/7/17 齋明別苑「演講」 之「問」與「答」

1 .:晏晏菩薩: 請問您平時如何消解焦慮? 讓自己可以平靜下來。

: 流汗的運動,看書、電視,逃離焦慮現場……

 

2 .:現在有許多親子關係非常緊張,可否請您從自己的成長背景,提供一些親

     子溝通、親子教養的建議?

: 父母不要逞強、不要盲從,守護孩子從心出發、高度平等。

 

3 .:晏晏: 請你回想一下,當你和外界的那道牆倒塌時的心情,是如何?

  : 不是欣喜,反而不安。很惶恐,觀察著牆外的動靜。

 

4 .: (有兩個類似問題,合併回答)

     晏晏您好: 我是一個職能治療師,我很好奇在早療時期,您的內心在想什

     ? 而那些外衝或哭泣的行為是為了什麼?   

 

5 .: 請問早期療育真的對孩子只是壓力嗎? 還是有幫助? (若沒做會比較好嗎?)

  : 早療應該做,但要有平和的心態,不要影響生活步調;

     .治療非立即有效,要堅持且隨時調整、融入生活;還要多運動、多接觸自 

      然。我以前做太多,心理壓力很大。我那時很挫折、覺得自己很笨拙,

      父母不開心。衝動與哭泣是不滿、不適與不安。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不是相逢 

相逢在濛濛灰灰的下午,非為不期的遇見。繼生校長和永遠青春熱情的美華姐姐相約而來,黑白兩車裡各出來一位白黑色系的笑臉,較天空的灰黃不明,他們是這樣的清晰明朗。我們從遙遠的文字接觸,再次來到彼此的面前,有預備很久的想說與想聽,有重逢的陌生與熟悉。

美華姐姐的年輕,在心的浪漫與熱情;在一直願意對世界感動,上天也給了她一雙溫暖的手,去牽起所有的感動。

繼生校長有文人的細膩敏銳,和教育者的孜孜不倦。在醞釀很久的相逢中,與我談:如何觸摸溫度與質感,如何跟風靜靜對話,如何在慌亂的日子裡,做一個永遠有感覺的自己。還有,捨棄對每一次分數或一段評語的執著,才不會讓自己成為淹沒在人群中的大眾臉。 這些話聽著,竟像和緩清透的水晶音樂,讓我靜下心來, 一不小心還打了個盹。

我絕不是他們見過最優秀突出的孩子, 也不是最悲慘需要同情的少年,可是他們記得那麼久,記得那麼慎重,就像林校長口中漸層的藍、不同的風。他們來跟我聊這些,在熟悉與陌生的每一秒鐘逐漸靠近彼此,只為了期待中獨特的我。有了這樣的期待,我竟第一次為自己、更為他人(校長)在風雨中撐起了傘……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觸動我內心的聲音

我不得不承認, 兩歲多時醫師對我的判定­­­:「重度自閉症及多重障礙」不是危言聳聽,而且無法跨越。譬如聲音,就是我無論如何努力,都無法駕馭的事情。至今,我所發的聲音、不過一堆亂碼;無法讓人理解,反而徒添笑料與困擾。有時我甚至想,乾脆也失聰好了,活得一個安靜,躲過「美妙」也躲過「吵雜」。直到妹妹開始學鋼琴,聲音的魔力竟由手指挑起,撥動我幾近麻木的心弦。。

說實話,妹妹初學琴時,不能算琴音美妙,我也是被動聽到罷了。漸漸地,琴聲叮叮咚咚的,有些悅耳、有些調皮、有些可愛的,誘惑了我的注意。我對「她」的愛慕,悄悄生了根、發了芽。賞析琴聲的美好與動人,不需要有人教導,也不必督促,即便簡單的旋律變化,指尖探觸琴鍵之下,就讓我著了迷 、失了魂。 每每妹妹在練琴,我就會靜靜守候一旁,一些快速起伏的俄羅斯曲目,彷如欣賞一位冰上芭蕾的舞者,白衣黑裙的曼妙起舞,彈跳滑旋,身段靈巧;一些含蓄深蘊的古典鋼琴,又帶我漫步歐洲宮廷,看到前面一位戴著花冠禮帽、身著精緻蓬蓬裙的女子,或俏媚回眸、或優柔嘆息,令我大氣也不敢出,生怕驚擾趕走了她。

好在此刻不會講話的我,已可以透過注音打字跟家人溝通。於是我告訴媽媽,我也想學鋼琴,想用自己的手指創造美好的聲音。媽媽對我打字「講」出來的話,幾乎百依百順,馬上付諸行動。然而過程一波三折:有的老師一聽到我的狀況就直接婉拒;有的願意一試,又讓我挫折到直哭。終於,聽說有位新竹的音樂老師願意每週撥一個下午,專程到中壢教我這類有障礙的孩子;媽媽也不辭辛苦,帶著我來回奔波一兩個小時,上那珍貴的半小時課。因為我肌肉低張,彈琴時還要媽媽站在身後抬著我的手肘,自己的手指緩慢移動。雖說琴聲「嘔啞嘲哳難為聽」,但在我耳裡卻「如聽仙樂耳暫明」。這樣堅持了兩年多,進步雖是緩慢之極,但我也可完成簡化版的海頓小曲了。媽媽苦笑說:「這真是高級的復健啊 。」

學琴讓我既快樂又煎熬。琴聲跳動,將不能的言語緩緩的舞在黑白的鍵上;擅不擅舞,都引我徜徉音樂的天堂。直到我看見,時間與精力的枷鎖架在媽媽的脖子 ,很重,讓她有些直不起腰。於是,我決定放棄,在聲音的世界裡,安分地當個聽眾……

感謝有那些日子,讓我曾經這麼近地操控聲音: 那時左時右、或輕或重、或單指或和弦的琴聲,仍在我心中不時響起,老師耐心的微笑指正、媽媽站在我身後的溫暖依靠,也一同混在琴聲裡,烙在記憶裡 。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