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Oct 25 Sun 2015 15:17
  • 錯誤

韻宇老師的話:

一個錯置時空的靈魂我正陪伴著⋯⋯

每週一為高晏上課,雖然高晏未能及時言語回應,但我們自有一股暗流在情感的穿透中湧動。

我向高晏解詩說詩,談到江南的名作〈鄭愁予·錯誤〉,希望晏晏以散文手法改寫詩。晏晏擅長內心感悟抒寫,這次我特別要求他仿電影拍攝手法將景物融入:從江南遠景描繪,至青石小城近寫,等待女子的形貌,最後再拉至那望眼欲穿,綻開又凋落的期待。

高晏經過兩次書寫,完成以下作品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錯誤

        我應是聽不見戰火紛飛下、蓮花的開落吧!那樣雜沓處的寧靜與空落,卻在鄭愁予的詩裡遊一回江南的美麗錯誤。

       春寒仍是料峭,新鮮嫩綠的葉芽鑽滿了枝頭;春天的風,在江南的小鎮清涼而濕潤,掀起了春的帷幕。這一幅原如灰白水墨暈染的冬景,點了翠、上了緋;鶯啼和燕舞,穿行江邊垂柳;沿著小鎮安靜的青石板路,偶有挑擔的行人依呀走過。一位盤著青絲的女子,著一件碎花的水藍小襖,淡淡施了些胭脂,靜靜坐在臨街的窗前,寂寞的眼神,似乎可以望盡長長的青石街道。突然,一陣達達的馬蹄由遠而近,女子的臉倏然浮起紅暈,如粉紅的蓮花般綻放,兩隻眼睛也亮了耽著半截身子,探出窗來。騎馬的人近了,卻又遠了,原來只是一個過客。女子默默關上窗扉、黯然坐下,臉上的紅暈也退了,好像又一次美麗的凋零……

       然而,作者鄭愁予當時真實情況卻是: 隨父奔波流離於亂世的戰火中,遊子思鄉思母思歸,有感而發寫下這首詩。他當時的觸景情傷,應如「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」般的蒼涼,又夾著一股少年文青的憂鬱,在顛沛中等待歸途,卻一直只是一個過客。在戰火呼嘯間,期盼溫暖的東風拂面,輕柔的楊柳飛絮,一季又一季的蓮花開落。歸家的腳步聲卻遲遲未響起,小小的心如向晚的殘陽,漸漸墜下,越來越寂寞……然而,戰時(暫時)的落腳點終成歸途,這也是很多上一代人美麗的錯誤吧。

       我在這個普通人的世界亦如同一個錯誤,經常不知自處,張皇驚嚇於自己的不適、別人的反應,在很多情境下都敏感到難以平衡自在。設若是在戰時、奔波於存活而已的時代,又有誰可以放緩腳步,陪我一同於「錯誤」中尋找美麗?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亞達
  • 我要跟你道歉

    對不起 宴宴
    一直以來我在你的部落格留言造成你的困擾
    我以後不會這樣做了
    請問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不喜歡我這樣做嗎?


    我時常這麼做並且樂此不疲的原因是
    我本來以為這樣你會很高興
    因為我曾在書中讀到 學習新知識會讓人的大腦分泌多巴胺(快樂的化學物質)
    而且你想當作家 我覺得作家都是博學多聞又有創意的
    所以希望你不要討厭我
    我以後也不會再繼續這樣做了
    抱歉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