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不像聲音一般急切求得回饋,聲音移植了大家不由自主的聲調,起伏聲線的變化顯現情緒;結合語言傳達心意。期待以聲音愛與歡喜,我感恩還有文字陪伴我踟躕,絮絮叨叨我的家。

      我們的家像所有平凡的小家庭一樣典型的核心家庭,嚴父慈母和兩個外表可愛的孩子。也許它在我的出現以後,被稱為一個特殊家庭其實慢慢習慣的特殊。久了便如同一杯苦澀的茶,自因極品,澀久回甘;又若一首曲高和寡的古調,艱深難懂,漸縈心扉。

      家是一艘小船,爸爸搖著槳,媽媽鼓著帆;一直一直的搖搖蕩蕩,不曾分開。從我們剛啟航時,陪著爸爸兩岸三地的跑,我在襁褓中咿喔。過了兩年,定泊在台灣。穿行於醫院診所、廟宇神壇,愈來愈飄搖。媽媽的哭泣與眼淚是不止的風雨,爸爸的眼神和嘆息如雷鳴電閃,妹妹也呱呱墜地,懵懵懂懂一起來攪和。我是船上愈來愈沉重的巨石,幾難負載,小船快要擱淺了。

      又搖晃了六七。船上多了叮咚的琴聲,漸漸療育著每個人的心,那是妹妹的鋼琴聲。船兒蹭到一間大醫院,碰到一位慈眉善目的醫生、和一位笑容燦爛的心理師,她們如昫風暖陽,平靜了狂風暴雨,更當巨石是一塊璞玉,我得以用文字和琴聲和鳴。船兒張帆補漏,繼續出航。但是船身好像輕巧不少,也有急流有險灘,家的船穩穩地駛過,總是有驚沒有險。小船不因它的特殊沉淪漩渦,更不因它的緩慢停滯航行。

      這樣的家不管有多大的風浪,也不願分開。家裡有笑聲,責罵聲,小狗的叫聲,還有我最愛聽到的、媽媽的叫聲:「小孩,吃飯了……」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