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50  

如果生不逢時

---- <模仿遊戲>之觀後感

 

    這部電影讓世人回到計算機的起源探究一位天才少年的成長、青壯時期的成就、與悲劇自殺的結局

 

    影片中時空交錯的演繹、一直帶給人悲涼與傷感。即使在一分鐘內,可以因他破解德軍恩尼格碼密碼時陪他狂喜;因他至少縮短二次世界大戰兩年、拯救了一千四百萬人性命,為他驕傲;甚至在他的兩次情感悸動中,短暫的會心微笑後蹙起了眉,我們又墜入悲苦不能自拔,為他嘆息……

 

    悲劇是寫給別人的震撼,並非主角的自我定義。過去艾倫•圖靈因「怪異」不被人理解,若他生在現代,就可以慶幸嗎?不擅與人互動,是他的天性;無視別人的社會習慣與情緒,引發接續的狀況,是他的本來面目。這就是我們所謂的亞斯柏格或自閉特質的人,就算在現代,他一樣是怪胎,一樣人際溝通有障礙。生不逢時是錯過、是烏有的一遭。在圖靈,他在世時無論是否得到正確評價、都有把握住機會,創造了他的夢想伴侶 ----  心愛的機器計算夥伴;在他人,受惠於他的智慧與專研,更感受到「奇怪的人」的人性恆久光芒 ---- 單純執著,不帶一點雜質。所以,所幸他生逢大時代,也成就影響人類的偉業。

 

    影片中有一句話: 「有時候,某些事,總是我們認為最不可能的人才做得到」。於我自己,一個軀殼裝錯了,就是一輩子的徒刑,會在無形的巨響中悲鳴,不能被人聽到聲音與生命力。不過,物極必反,熬過了徒刑,爭取到假釋、甚至減刑就是我的期待。無論有沒有大時代,有沒有等待著我的機會,我會像圖靈一樣,爭取被聽見、被看到。不過現實真的不是發生在靈光一現中,需要用意志和耐力去熬煮希望。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