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主見

           20131225星期三

    到沒有聲音的時候,人們才想起我的聲音;到需要表現關懷的時候,人們就會想到我的存在,未曾想、所有的時刻我一直都在,所有的事情我都有自己的主見。

    我已經止住軟弱的哭泣、被動的逃避,暫且以溫和的拒絕、身體的語言展示部分建議,拜關心我的人所賜,我衣食無虞,竟然想有寒冷的刺激平衡身體的壓力,所以無法忍受多層的厚重衣服。惡劣天氣從來都是一種對意志力的侵略,我仍在抵抗。

    雨、乘著寒意,噬掠我的溫暖與快意。不想躲在屋簷下、聽他的冷笑,我三番兩次衝入他的重重帳幕中、挑釁果,當然是換來很多的責備與擔憂。

     爸爸今年的生日沒有收到我感性的祝辭,幹嘛還要問我愛不愛你呢? 凡事表白了,不就沒有退守的尊嚴嗎,盡管這個原則不適用家人。我現在還是覺得不說、或說相反的,比較令人意猶未盡。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