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 2012年5月10日 星期四   雨 




        我覺得心痛, 覺得忍到盡頭。




    到底還有多少刀要捱,傷口等不及複合,又再撕裂。聲聲呼喚的理解與善意,都是一群披著羊皮的狼;用他們的專業或職位掩護,蹂躪家長與孩子的尊嚴; 消極的躲藏在舊有見識的堡壘裡,冷箭傷人,嗜血為樂般無情。




   媽媽想要隱藏獨吞的苦,不戳破,更疼、更膨脹開來。




 很想跟你說,承擔失意與挫敗的人越多,得到的傷痛值越小。更何況,我才是那個劊子手真正想凌遲的主角。 其實我不代表任何一群,當然也不被其他人的表現影射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