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看兩不厭 ___ <敲開我心門>
觀後感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2/08/02




    原本很怕看這種表現殘障人士生活的影片,多數是為了給不怎麼不幸的人勵志、或安撫同一類不幸人的苦累、或博取更多人的同情或了解。賺不少熱淚,也還是把主角擺在被動與悲憐的地位。




   幸好這次和過去的印象不同,我很喜歡保羅,應該是有很多共鳴與相似。我們強烈自尊、渴求平凡與被,卻最害怕失去摯愛、而折磨試探對方的可靠。跟一般人的敏感相比,有過之無不及,又含蓄又悲哀;有時甚至是反效果,讓人覺得可惡又可恨。像劇中的腦性麻痺的孩子們在自己面對壓力與痛楚的感受時,寧肯推開親人的守護, 獨力承擔, 只因可以保有自己的一點尊嚴,也讓對方暫且脫離恐慌與擔憂。




    大多數特殊孩子的家長,不僅愛自己的寶貝,還要為了這樣的孩子放棄原本的人生計畫與目標。尤其長期照顧非常重度的孩子,再多的愛與耐心都有磨穿見底的時候。 再怎麼懂得賞識自家小孩,帶到外面公共場合時,自己就已經先忐忑不安,像做錯事的小孩隨時準備受罰認錯。這樣的愛越來越窒息,越來越沒有別人,為了彼此而艱難的活著,心底里卻等待著有被救贖的那一天。所以劇中的另一位媽媽,其實已到了崩潰的邊緣, 只是病的好像是女兒。 曾經我看到自己的媽媽,也有這麼灰暗的時候, 撐得很辛苦。




    這部戲已算細緻深刻的把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彼此的心境、情緒刻畫得很真實。也許做夢已是這樣孩子的最大權利,與其說保羅的爸爸要幫他實現夢想, 倒不如說是要帶他進入夢境, 最終也是不敢驚醒這場夢。保羅一定是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變得這麼幸福,才一再測試爸爸對他的愛的堅持度與堅固性。




   我跟他不同的是,我得到的愛一直是完整與持續的,可能也因此更認命與依賴,直到看見父母的憔悴與永遠的不安。 應該怎樣更輕鬆的過普普通通的每一天?
永遠都如戰鬥著的日子,讓我自覺像個罪人;我也不要我的父母對我充滿愧疚,好像我所謂的沒有進步都是他們的責任。我跟爸媽的緣像無形的繩索,要能夠收放和調整,就會變成我們的繩梯,供我們攀緣,使我們向上。否則,太緊會勒傷;過鬆會洩了氣。心目中的母子或父子關係是不必太用力、不需很焦慮、不用太驕傲、也不著大痕跡的相容、 守、相理解、相看兩不厭到很久很久….


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