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導師


 
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見到許老師是六七年前的事了,我頹喪著臉、無奈的跟著媽媽,進入長庚心理師的約談室做評估,媽媽想幫我排長庚的日間課程。“一定又是一場無聊的拷問”,我暗自抱怨。內心戲剛上演,有個人影旋風般捲進來,夾著爽朗的招呼: 嗨,游高晏是嗎?簡單的認知施測之後,許老師溫厚的微笑著, 輕快地瞟過我閃躲且不自信的眼神,說了一句我和媽媽都不太置信的話:不錯啊,他很棒!可是她的聲音都帶著陽光的溫暖,很有誠意又堅定。      


        經過斷斷續續的等待、見面、再等待、 再見面, 我猶疑淡漠的心開始發芽、生長希望、醞釀勇氣。恐怖的是我媽媽,她竟然愛上這種花錢跟人聊天的感覺,在許老師面前她會丟盔棄甲、嚎啕大哭, 簡直讓我想當做路人甲,假裝與她沒關係。這就是成功心理師的魔力嗎?


        可是這位心理師完全不像電影裡的心理師那種沉著冷靜型,見面之前就會聽到她的聲音,走路好像小跑步,快人也快語,頭腦反應更快。 


        在長庚團體課裡,我的帶班老師並不是許老師,她要帶國中以上的大孩子的團體。我很期待下課休息的十分鐘,跟許老師有機會不期而遇。事實上我經常會主動出擊,閒逛去她的辦公室,很可能桌上都還擺著她忙到沒空吃的午餐。 她一看到我就會開心大: 來,兒子,你要不要吃壽司?” 吃巧克力等,我不知道自己是她第幾個“兒聽到她的招呼就覺得很得意,也不管媽媽的制止,逕自享受起食物和多了一個媽的快樂。除了食物,許老師會在很短的時間裡,給我打打氣,讓我知道她對我的近況瞭若指掌。


       在普通教育體制裡,我大多都碰到和顏悅色、盡職盡責的好老師,可是沒有人的教學像許老師般風格多變,所有要說要做的聞風而動。雖無固定備課教案,卻下足功夫;對付我們這群古怪精靈的小孩、每個人招數不同,隨機應變,卻各個擊中要害。因為終於可以穩定的跟隨許老師的心理團體課,這一兩年來,我經歷了學習機會的挫折與爭取、學校或外界人際關係與環境的變動、學科挑戰和參加徵文比賽的心理起伏、家庭溝通和個人夢想的實現等等大小狀況,無不在許老師各種心理戰術下,有驚無險、安然度過。只是我的心靈導師卻總是自謙為我的朋友,甚至還說要把我當她的老師。


        很有趣的是,許老師對這麼多自閉症孩子的瞭解,常常超越他們的父母,這一點好幾次驚嚇到我爸媽。每次一踏進教室門,她馬上就會讀心術般,對他們說出我的心理現況,也讓我既佩服又屢屢想向她挑戰。


        總是倡導正向思維的許老師,也會有脆弱和情緒低落的時候,不過真性情的她跟我們一樣也需要抒發管道,我想她都告訴她的最愛: 安全的、 沒有嘴巴的Hello Kitty了,而且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恢復滿滿的元氣。


  
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性藥品專賣店
  • 文章看囉 文章寫的真不錯 給你1個讚

    能把文章分享到臉書嗎?

    謝謝分享~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