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03/27
星期三 天氣:  陰涼





   
這週最開心的事情是看到聞名已久、對我關心細心的彭阿姨,不過現在她說要做我和妹妹的乾媽。我從沒認過乾媽,多個人當靠山與避風港倒是很好。只是她真的有勇氣與毅力,一直當我的乾媽嗎? 一旦當成承諾,可是彼此的責任維繫、與持續關懷呢! 我怕自己給她的壓力與麻煩,超過給她的驚喜與感動。





   
乾媽是一位極其努力與熱心的人,在國外也是做治療自閉症和其他特殊孩子的治療師,她本人似乎比skype上看到的顯得更瘦小,卻無損她堅忍的耐力。半天多的時間,她仿如一位佈道者,幾乎不停地與我父母談論如何幫助我控制體內的黴菌、做好飲食控制,最後還在我家示範如何幫我泡黏土浴。離開我家已經晚上十點多了。





    
泡完澡不久,我就躺在床上昏昏然,渾身好像微蒸著暖暖的氣,四肢都軟軟的、不想動彈;之前那股役使著我、使我頻繁刺痛與衝擊的魔的力量暫時處於下風,安靜匍匐、伺機而動。我的噩夢也可能有機會在某一日掙脫甦醒? 這兩晚睡得較沉,但還是很晚睡。催促或好言相勸無效時,通常會激怒老媽,屁股會被狠狠的“警醒”一到兩下。她也很可憐,常常監督我睡著以後,就無法輕易入眠了……
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我和地球人相處的日子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