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310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秋的境遇

        20131030  星期三

   我當前的實際情況,並不樂觀,像秋的味道:爽、清靜沒什麼壓力。在短暫正午的熱度裡還可以蒸發一下熱情,早晚不升溫的時候、我反倒清醒許多,未雨綢繆醞釀著落入冬的困境。 離期中考試剩沒幾天,六.一的大家還是遊蕩在秋的愜意裡,不想讓自己緊張。我連混跡其中都沒有辦法,自是悄悄親近這有少年煩惱的時間與空間。

    W最近常被老師訓斥。下課的時候常被同學捉弄: 有人在黑板上寫他喜歡隔壁班的某個女生,他衝過去擦黑板,卻被兩三個男生守關 無法靠近;大夥圍著他又唱又跳,我很怕他受不住氣,又會出手打人或抓人。其實根本就沒有人怕被他打,反而因此得了機會向老師告狀。 當老師大聲斥責W,可能是很多人心中痛快暗喜的時候。要成為公敵好像也不困難,每個班都會有那麼一個“天然嫌”的人物,可能他不自知、又理所當然。

  不過,W很甘願做事,同情、甚至懂得欣賞我的優點,默默幫助我;對自己的成績不好總是傻傻笑納、單親貧困的家庭狀況也很認命 (竟認為家中還有一萬元是有錢人嘞,被大家當場斥笑…)有時連我也不覺得: 像他這樣會說話是好事。 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etca  etca2  

          20131027  星期日

      生命與生命之間常如一群遇到海難的陌路旅人、聚在一起,為了掙扎生存而互勉互助;也因雖有共同目標,卻選擇了不同的求救方式,落得不同結果。有人抓住一塊浮木,卻不知它已蛀得千瘡百孔,不堪倚重;有人攬得一救生圈、載浮載沉,卻看不見岸邊的燈塔、奄奄一息;也有人共乘一艘救生艇,卻恨不得擠下同船的老弱婦孺,以便自己撐得更久。這個比喻用在我們這樣特殊家庭的群體上,不知會不會太涼薄。今天我又一次參與自閉症研習的工作坊,突然有這樣奇怪的感覺。

    我也還沒到岸,感謝在即將沉淪時、被吳醫師和許老師搭救上她們的諾亞方舟,也期望更多發現自己的船在滲水的人們、趕快求救,切勿慌忙之間抓到了朽木,更快嗆水…

   這次的工作坊稱之為擴大性溝通 — 其意旨不唯創造奇蹟、宣揚神奇的功效,就是如何讓無法言語、或辭不達意的我們,真正做溝通的主宰。不得不落難,就讓我們同舟共濟,努力駛向幸福的彼岸。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1391528_661762460520651_674958422_n.jpg

 563184_563486873722785_2128951976_n.jpg

 1385665_563484590389680_2110180427_n.jpg

六年級的運動會

   我的運動神經大概是打了很多個結,沒有一樣會的,更別說比賽了。攤上我這個包袱,本來很難讓全班同學欣喜的,所以我多充當插花的點綴,來現身一遊罷了。剛開始轉進普通班,老媽竟盡全力陪我練大會操和團競,結果是惹來隔壁班同學的竊笑與模仿。

   五年級的時候,大家意外發現有照顧我的價值,我們班得了“精神總指我也不被計入團競的總成績,成了真正的志在參與剩最後一次國小階段的運動會,沒想到我的“貴人運”不斷,讓不寄任何期望的媽媽、感動到很想飆淚於陽光之下。

   第一位貴人是直排輪社的小游教練。他完全不在意我的“很不受教” 甚至沒有參與運動會表演的特別加練,還跟爸爸稱讚我平衡感很好,一定要一起參與社團表演。在運動會當天早上,仍不忘打電話“三催四叫媽媽趕快帶我學校。果然,我不算瀟灑的身影、仍是為我和直排輪社贏得非常多鼓勵的掌聲。艷陽與藍天,襯著我們這一排由高到低的、微微搖動的綠色身形,我突然覺得自己簡直就是陽光型男 (其實我只不過是在教練監控下,在場中央晃了幾圈)

第二位貴人當然是承汶老師。如果不是她“貪心”的要求,我不可能參加了預演和團競的練習,最大的突破是有在她“穩樁”之下撐完閉幕式。我得以與父母保持幾十公尺之距,自己人模人樣的在隊伍裡展現定力,聽完所有的流程。見我忍不住動搖了兩三次,她還是溫和又機敏的把我壓回陣中。

   第三位是家瑋。他陪我團競,充當我壯碩背影後的隱形人,扔出籃球之後,轉身的輪動間,他瘦小的身影才被爸爸的鏡頭捕捉到。而且,他還像平日一樣,監督與陪伴我去了無數次廁所。

   六一的同學是相當團結、與有揚長避短智慧的。對於拔河取得第三,已是意外驚喜,可接力賽的第一名就如探囊取物了。運動會上有汗水蒸發出的熱情;有吶喊聲掀起的激動;也有對失敗的惋惜;甚而對不當行為的不滿。我不知快樂是伴勝利而來,還是全力以赴就有,就像所有的比賽,戰勝別人都是為了肯定自己吧。

   感謝這次運動會,也讓我在挫敗中,多肯定了自己一點點。 

2013/10/22

IMGP5793.JPGIMGP5788.JPGIMGP5782.JPGIMGP5784.JPG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IMGP5860.JPG    

聲源

____ 我的夢想

   人類的語言從何時起源,會如何發展? 有人講話字正腔圓喉響遏行雲;也有人口齒不清、或五音不全; 語言可低吟、可怒罵、可慷慨激昂,可悲從中來……人們的聲音感情洋溢、千變萬化,我卻無法駕馭它,任人嘲笑與悲憫。

   源頭

   “啊 ——慘叫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卻讓我有點惡劣的快意。爸爸捲起褲管,看到左邊大腿上,有一圈深深的齒痕,一絲絲鮮血就要滲出來。他猙獰的臉如即將爆發的火山,已經嗆煙了;右手高高地舉起,過了五秒又無力般垂下。,我的眼神早已飄移,並非因為懼怕眼前的怒火。“臭小子,你怎麼這麼可惡!他揉揉傷口,翻身起來找"小護士"

   平靜的午後更顯鬱悶,我跌坐床頭,聽到嗯嗯咿咿的聲音從自己喉嚨的聲帶升起,嘗試振動、鳴,卻含混不清。爸爸剛坐過的地方散發微微餘溫,隔壁房間傳來父母的對話 ——

   “怎麼了?”是媽媽驚恐擔心的聲音。

   “我哪知! 剛剛還好好的賴在我身邊,又不會講,突然就抓狂。”爸爸還是很火大

   “唉,”媽媽嘆口氣,憂心忡忡的開始念:“語言的黃金期快過了。跟我們一起做復健兩年多的瑞瑞已經會仿說了;翰翰雖然總是口水流不停, 人家也會說‘我要尿尿’ ‘肚子餓餓’了。”

   我們已經盡力了妳以後也別那麼累,交給學校訓練生活自理就好。”爸爸的口氣頗無奈。

不過,前兩天我聽浩浩媽說,長庚有位名中醫師,針灸很厲害,很多各種問題的大人小孩都去找他媽媽對我有了新動能,聲音也高揚起來:“聽說一次頭皮針要扎二十幾針耶,不像敏盛醫院只扎七八根;聽說有那躺在輪椅上的腦性麻痺小孩,扎到會走路了;聽說對自閉症,可以改善情緒控制、刺激大腦的語言區塊……

   這一段“聽說”,讓我們一家持續跑長庚醫院的中醫針灸科兩年多。每週兩次,每次耗費三四個小時。針扎在頭上時,我的整個頭皮都麻木了,頸部以上都因害怕而僵硬。

   五歲多了,我還是不會講話、甚至一個單音。我恨媽媽傷心又失望的眼神,更怕她再聽說什麼了,她的行動力可是很驚人的

 

源起

   接下來的暑假,聽膩了媽媽放的兒歌CD (聽治療師說,這樣可以刺激我的語言發展);和窗外蟬兒週而復始那一句“知了”,不過我連這也不會。新的學期令我既期待又害怕: 很想看到溫柔和善的老師們,卻不知原本的同班同學剩幾個,又有什麼特別的新同學。

   果然,班上有超過三分之一是新生。一位是腸胃問題的罕病兒,每三個小時要吃一次藥,每餐的食物都須由他媽媽親自準備, 避免他出現異常反應 —— 一不小心就會危及生命。他看來很孱弱,沒什麼聲音,安靜的活著,連被餵藥時的哭聲都細如蚊蠅。比較讓我驚嚇的,是那個整天戴著一頂安全帽的那個男生。他很高壯,不時會驚聲狂叫,敲擊自己的頭部,有點變形的手腕看起來像黏住了半顆粉紅色小桃子。這種叫聲令我耳膜振顫、心臟緊縮。還有一位,牙齒總咬住衣領,似乎對週遭的一切忍無可忍,半低著頭,任眼神斜斜上挑、逡巡防備。

   這些新同學,要花上我兩個月時間去適應,老師們也要以更多的心力教養和照顧他們。我很想跟主任和督導說: 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— 每年、甚至每期都重新分班,新生舊生摻和在一起,盡管妳們認為這樣較好照顧。

   我的抗議、聽在他們的耳朵裡,只是無止盡的哭鬧。老師只好建議媽媽,帶我去看兒童精神科的醫生。他開了一些鎮定劑和降血壓藥給我吃,說我過動兼情緒障礙。上學前吃了,藥效會令我昏昏欲睡,常趴在桌上。媽媽寧肯忍受我的哭鬧,也不要看到我變成這樣,決定放棄用藥。

 特教機構三年以後,媽媽還不死心,讓我緩讀一年,且千辛萬苦找了一間接受我插班的小幼稚園,要“回歸主流”。這一年更拼,除了上學,還增加了省立醫院的日間團體課程;又花很多錢財四處問神 — 因為我的夜哭情形有增無減。無法述說心中怨懟, 只能以大哭來發洩。

   到了國小前的評鑑,我因為沒有口語,且動作能力不佳,仍是被安置在特教班。媽媽應該跟我一樣失望。

     如果可能,我只想當個普通人,即使只是偽裝普通,可以跟他們一起讀書生活就好。

 

源來

 沒有語言如何溝通? 如果是聾啞人士,還可以學手語;悲哀的是,我十根肥白如小蘿蔔的手指頭,到現在連二也不會比,所以我將依賴父母,一輩子被軟禁在象牙塔裡? 我常覺得自己像一種植物,叫菟絲花,是一種寄生藤。

   小二上學期,心理師來學校巡迴輔導,她是我在長庚醫院的個別課老師,也因頗有自閉症教導經驗出名。爸爸聽媽媽說得很神,也特地請假來旁聽。

   心理師帶我“表演”給老師和父母看: “你們看,他能準確按順序排 1 — 20;還可打字回答問題喔!”“不信? 隨便拿一本繪本來給他看,再就其中情節和內容提問啊。”

   “什麼?! 他可以嗎?”爸爸滿臉疑問號。老師們也不可置信,又好奇地湊近身體。

   “當然,人家已經在我們醫院練習半年了”,心理師信心滿滿,聲音宏亮而堅定,鼓勵的眼神轉向我;接著輕鬆起身,在班上書櫃裡抽出一本 繪本,賞給我。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<林書豪旋風>             20131013星期日

若是看得讓人信心倍增的電影就是勵志的電影了吧,我從一週前就將<林書豪旋風> 進行心裡預演了。生活即故事——林書豪的小時候跟家人相處、如何成長的記錄,是很多父母對自己孩子會為他們留下的回憶,又何曾想到竟然誠實自然的被搬上大螢幕。昨天難得在一群“同類”中安然的欣賞影片,也是我有生以來最穩定最坦然的一次。許老師和我一樣,坐在可以不屬於任何人的視線範圍、卻可影響與臨視下面全部的位子,這就是最後一排的好處了。不過意義是相反的,我只是為了感覺被忽略,窩在黑暗的角落,悄悄的隨著遠處的螢幕恣意起伏心情;而許老師從頭前顧到尾端,卻是對全場大小孩子的掌控與關注。

   媽媽實在很脆弱、也很易感動,開場不久就在淌眼抹淚的。母親在最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時候、對孩子無條件的支持,這種心境一定像鏡像反射般、激起媽媽的共鳴。

   文字是安靜與延宕的;體育運動是熱血沸騰與急切反映的。承受眾人的眼光與期待,將身體蓄集的能量做最大限度的發揮、與即刻運用;且以最快速的反應與即時的智慧呈現,這是籃球和很多體育運動的難度、也是魅力。我像欣賞望塵莫及的交響樂般羨艷著他們,然後接受喜歡延宕的自己。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Oct 11 Fri 2013 22:59
  • 餘暉

餘暉

 

握住你的生命

如零落的花瓣中

漸散 餘香

 

伴著你的身影

揮畸零的期望去

流落 渴求

 

等候你的陰影

入昏暗的光明裡

糾藏不捨

 

眷念你的溫度

留意想的痕跡落

苛求長久

 

闊別你的笑聲

納暗沉的黑夜間

經歷起伏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Oct 06 Sun 2013 23:46
  • 經歷

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3105星期六

   回想昨晚聽到電話的時刻,媽媽有點措手不及;爸爸很快反應的欣喜;我有點遲疑的快樂。多於快樂的是清醒,這次能再得獎並不僥倖、也不理所當然,維持過去只會倒退與淘汰。我再製造了檢視自我缺憾的機會,卻不順暢;溯及夢想的根源、握住現在的期望;還好終於蛻殼而生。仍是非常的感恩,但自此也只能不再臨陣逃脫,直面不完美的我。

   如果沒有文薈獎前兩次幸運輕鬆的得獎,卻得到非常正式與榮耀的舞台,也許不會讓我後來、集結更多的情緒與感知形為文字;也不會有那本書;那麼多不一樣的我? 修少少的學分、得豐厚的成績回報,在歷經幾番的角逐,遂成為回憶。慶幸自己著陸了,在升空與患得患失之後,還是習慣踏實、習慣看得到腳印。

   小小的經歷,很快就寧靜的在下一頁的臉書中滑過了。晴天有它的爽朗與直接,有時令人順心、有時卻曬得傷痛;雨天沉澱我們的心境、滋潤渴求的裂土,亦是它的陰霾觸及人們的失落。若我得了他人的鼓勵、成就自己的信心是好;沒了關愛與光環,還是要催緊時間的輪、坎坷仍行。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