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8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 2012826  星期日 天氣:
陰轉雨


 




     幾天安靜的日子,流淌於有風有雨的陰影中。躲過躲不過災害的人,心理上實質上都有傷,責難氣象預報的失準,待該誰又要負責決策的失當。這是一個行徑詭異的颱風,或是一場大自然愈發狡詐的玩笑 — 錯弄的預測只是警告未來已經無法完全借鏡過去與經驗;一場結論後的爭執與批判才是它會心一笑的結果。我們不能掌控自然,卻勇於改變它的樣貌,決定其他物種的生死。終有一天,我們一樣會被自然玩弄於股掌之間,哀求它的原諒 — ­這樣的預測可能會比某一次颱風、地震、海嘯、龍捲風、水、乾旱等挑戰準確得多…




   準備好與自然開戰了嗎,自以為強大且有智慧的人? 還是要俯首稱臣, 做一群友善乖順的子民?




   橫貫過去與未來,我們能撐住內心與外部的虛弱,也許不僅靠自己,也歸功於親愛的守護者,不要任意侵入它的防線。增強自己的信心,不必靠消磨原有的保障,於大自然跟人類的關係;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是否亦如此? 




 


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Aug 25 Sat 2012 17:16
  • 偷窺






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/7/27




__河馬在泥地翻滾




偷看有無監視他獵人





不要以為我狠   強壯        




還是懦弱得塗抹保護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
         2012818  星期六 天氣:
太陽雨/ 滂沱大雨




    


     修行不用刻意的開始,不應挫折就氣餒。靠近誘惑的時候就是考驗,面臨爭議的時候就是經歷,還好跌跌碰碰中,傷的都是表皮,奪不走心的安定;墜入混沌的情緒也不太痛, 這就算一次修行。在這個過程中,勇敢的人會脆弱;堅忍的人會崩潰;樂觀的人會悲哀;開朗的人會鬱卒;幸福的人會慘痛;明智的人會混淆。如果不僅肯刮骨療傷還要醫好心中的病,關羽也不會被當年的吳下阿蒙砍頭?




   


     昨天很高興有機會跟許老師和幾家朋友一起到新竹,走走逛逛、吃吃喝喝,甚至看到新認識的夥伴。天氣的炎熱比不上氣氛的悶燒,我快要想逃跑,可惜我媽不允准臨陣脫逃的藉口。應該說為了不要成為任何人的假想敵,我寧願大家認為我很呆。 如果獨霸表示信任與倚靠,難怪那麼多人要當愛的逃兵。我想獨霸的人不是許老師,因為那只有百分之一、千分之一的機會。當看到她為公平的關愛每個孩子忙碌周旋,我一直躲避每一道或憂慮或鋒利的眼神。 天使當然不是為某一個人存在, 她的熱力可以傳導到更多人才是福音。




  




我想獨霸的人是媽媽,雖然也不太現實,至少有二分之一的機會。很諷刺的是今晚這二分之一竟是零,媽媽覺得我無法控制自己的一些狀況, 又只帶妹妹一人去聽音樂會了。 這個月已經第二次了。 我的哭聲讓爸爸摸不著頭緒,卻讓我有種夏日午後滂沱大雨的猛烈發洩。可以先給我機會嗎?
就算放棄,至少也是我做的選擇。理所當然的排除、扔我在家繼續與電視作伴,這樣的安排我若一直平靜,可能也算過於呆了。印象不能箝制未來,成見欺騙自由,我意氣賭塞。哭了差不多一個小時,終於意興闌珊,等親愛的老媽回來跟我道歉…


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
 2012813  星期一 天氣:
晴轉雨




    總是在最靠近希望的時候決定放棄,意志力就跟裝不滿的水桶一樣,一直流失,卻一直有人拼命幫我補充。錯效的食物當然最是誘人,我撐到快要耗盡興致和食慾的時候,轉機與陷阱就即時出現。很多的傷痕新舊累加,有的已經被抓破皮,有的結痂以後又再流血。我倒是可以在享受幸福大餐之後不意外、也不後悔,早就猜到會這樣啊!
義大利麵不能吃,還有美味的配料和乳酪也不能碰。燒灼般的感覺,引我一直去小便;肚子裡也不時翻江倒海。昨晚這一餐,大概讓我到目前為止上了四次大號,都是糊糊的。我狠毒的嘲笑自己貪吃、毫不客氣,有時會失聲笑出來,搞得媽媽摸不著頭緒,不知我是笑自己




    昨晚看了<饑餓遊戲> 很多細節交代得不清楚不合理, 娛樂性、 新鮮感、刺激感倒還不錯。可惜女主角還要更有魅力,眼神還要更狠、更堅定、更會說話一點就好了;男主角也很嫩很拙的樣子,更要仔細的尋找他帥或癡情的證明。爸媽好像還蠻入戲的,陪伴他們一個境外視界的夜晚。“如果到了要幹掉別人才能生存的時候,晏一定是那第一塊砲灰”,爸爸這麼說我。 還好我混在一群沒有鮮明邊界、卻還溫暖的人們裏。很多時候,不免有人憂心氣惱我,卻還是幫我擋風擋雨。應是我游移不定,自以為框不住的情懷卻是淺薄與虛榮。折斷一些記憶疊覆在一起,過去雖不是要時時複查,但也要花更多時間催生未來的藍圖。


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       201287  星期二 天氣:




 




依賴的信仰




心情的消息得到靠岸 橫行無阻墮入深淵




為何我們要看見昏暗 考驗辨識接近可否




豁免過往的糾結存疑 渴求明確答案浮現




好惡親疏到結局揭曉 應是杳杳歸去罷了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寧願經歷不要跳過




­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電影<命運好好玩>觀後感          2012/8/5




   這是很久以前陪爸媽看過的一部戲, 那時感覺應是笑料、創意背後藏了一些警醒世人的道理。 可惜男主角長得不夠投我的緣, 講話的口氣尖酸有餘幽默不足,和周遭很多有努力但不夠成功、有辛勞但巴望中樂透的普通男人一樣。 若是真的有一支那麼好用超越萬能的遙控器, 滿足人們掌控自己生活的願望,我想一定會奇貨可居、 供不應求; 但也一定會天下大亂, 像沒有了交通號誌的車水馬龍的要道。因為“停、看、聽沒有人主動選擇,大家都希望跳過麻煩、“快進”辛苦 直接成果。 只是沒有經歷思索的探求,忘記感情起伏濃淡的經過,那結果得來不過是一個狀態。遙控別人的人,以為完美了自己的人生,其實只是一個空殼,甚麼也沒有感受到。




    我不想有這樣一支遙控器, 即使沒有看到這部電影,我也不祈求閃避所有困難, 直接得到我想要的幸福。正所謂“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我喜歡經歷一切的過程,很緩慢卻很踏實,很波折卻回味無窮。 結果因人而異,才是精彩。




   然而很無形的,人人都有一隻心中的遙控器,它決定自己的態度與心情;決定是否要放棄或堅持; 決定你是人見人愛或是過街老鼠。掌控好這支遙控器,你會在窮困潦倒時仍鬥志昂揚;在四面楚歌時仍充滿希望; 在成就非凡時平靜自省; 在威風八面時居安思危。它不但可以掌控你的情緒,更可以導引你的未來, 連你愛的人和愛你的人都被影響到。 如果你關閉這支遙控器的開關,就意味著自我放逐、由人宰割、 離開自己的心。


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相看兩不厭 ___ <敲開我心門>
觀後感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2/08/02




    原本很怕看這種表現殘障人士生活的影片,多數是為了給不怎麼不幸的人勵志、或安撫同一類不幸人的苦累、或博取更多人的同情或了解。賺不少熱淚,也還是把主角擺在被動與悲憐的地位。




   幸好這次和過去的印象不同,我很喜歡保羅,應該是有很多共鳴與相似。我們強烈自尊、渴求平凡與被,卻最害怕失去摯愛、而折磨試探對方的可靠。跟一般人的敏感相比,有過之無不及,又含蓄又悲哀;有時甚至是反效果,讓人覺得可惡又可恨。像劇中的腦性麻痺的孩子們在自己面對壓力與痛楚的感受時,寧肯推開親人的守護, 獨力承擔, 只因可以保有自己的一點尊嚴,也讓對方暫且脫離恐慌與擔憂。




    大多數特殊孩子的家長,不僅愛自己的寶貝,還要為了這樣的孩子放棄原本的人生計畫與目標。尤其長期照顧非常重度的孩子,再多的愛與耐心都有磨穿見底的時候。 再怎麼懂得賞識自家小孩,帶到外面公共場合時,自己就已經先忐忑不安,像做錯事的小孩隨時準備受罰認錯。這樣的愛越來越窒息,越來越沒有別人,為了彼此而艱難的活著,心底里卻等待著有被救贖的那一天。所以劇中的另一位媽媽,其實已到了崩潰的邊緣, 只是病的好像是女兒。 曾經我看到自己的媽媽,也有這麼灰暗的時候, 撐得很辛苦。




    這部戲已算細緻深刻的把照顧者與被照顧者彼此的心境、情緒刻畫得很真實。也許做夢已是這樣孩子的最大權利,與其說保羅的爸爸要幫他實現夢想, 倒不如說是要帶他進入夢境, 最終也是不敢驚醒這場夢。保羅一定是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變得這麼幸福,才一再測試爸爸對他的愛的堅持度與堅固性。




   我跟他不同的是,我得到的愛一直是完整與持續的,可能也因此更認命與依賴,直到看見父母的憔悴與永遠的不安。 應該怎樣更輕鬆的過普普通通的每一天?
永遠都如戰鬥著的日子,讓我自覺像個罪人;我也不要我的父母對我充滿愧疚,好像我所謂的沒有進步都是他們的責任。我跟爸媽的緣像無形的繩索,要能夠收放和調整,就會變成我們的繩梯,供我們攀緣,使我們向上。否則,太緊會勒傷;過鬆會洩了氣。心目中的母子或父子關係是不必太用力、不需很焦慮、不用太驕傲、也不著大痕跡的相容、 守、相理解、相看兩不厭到很久很久….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    2012731  星期二 天氣:



  想少碰或不碰違禁的食物還真是困難。身體裡的壞菌想必是饑渴難耐了,極力地慫恿我,一有機會就偷拿糖果,如飲鴆止渴一般。兩個多小時而已,就讓我回到惶惶不可終日的舊況。也許克制久了,也有意志力崩盤或薄弱的時候。我發現隱隱的不適跳躍在身體各處後,真的很氣餒。我也是小孩,為何沒有權利吃糖果?為何我該這麼壓抑?



    晚餐的豐富仍慰勞不了我的不平衡。瞧見鞋櫃上的隨行杯,我猜媽媽又去買咖啡了,大家都還在餐廳,我的手跟意識又分道揚鑣了。是冰拿鐵,真好。我知道情況會更糟,竟手忙腳亂來不及喘息,就一口氣喝完。咖啡那麼多人愛,從發現它的魔力就吸引我。還是冰的, 在身體混黏著汗水、灰塵與油漬的時候,最好的氣味與溫度的麻醉。 



  不過十幾分鐘, 惶如驟然遭逢強大電流般,我的身體反而開始發熱、麻痺、靜不下來。我必須一直甩手、跳躍,釋放壞的能量讓他們減少在身體內的爭奪和衝突;翻書或看電視轉移焦慮。肚子一陣一陣絞痛、翻滾,很想黏在馬桶上不要起來;尿意也向抽搐一樣襲來,害得我必須賣力的跑廁所。我堵不住自己的呻吟,又怕吵到爸爸休息, 只好盡量關著門。我走到哪關到哪。 歷時七八個小時,我還沒有辦法從那杯咖啡的襲擊和震颤下甦醒。



    可憐的媽媽,又陪我撐到半夜兩三點,很慶幸她還可以理解且跟我煎熬。



晏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